2018年12月06日

勞動關系矛盾衝突與協調中的工會作用研究



  以建立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為目標的改革,使得一系列深層次矛盾日益顯露。特別是我國加入WTO後,經濟關系發生了深刻變化,勞動關系矛盾也日益顯現。工會作為勞動關系矛盾的產物,作為職工利益的代表者和維護者,必須認真研究社會主義市場經濟條件下勞動關系的矛盾衝突,采取積極措施,有效調整勞動關系,充分發揮工會組織在工會勞保維護職工合法權益中的獨特作用。

  一、當前勞動關系矛盾衝突的重要表現形式及其成因

  在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建立過程中,勞動關系發生了很大變化。勞動關系矛盾衝突時有發生。這些矛盾主要是勞動用工、工資分配、社會保障以及經營者與勞動者之間的矛盾。

  1、矛工會健保盾衝突的主要表現形式。隨著改革的深入,群體性事件正呈現出“規模範圍擴大化,問題處置復雜化,內部矛盾社會化,經濟問題政治化”的新特點,主要表現是:

  一是規模性。從工業系統情況來看,不少群體性上訪,人數眾多,有的幾十人,甚至上百人。人數之多,次數之頻,來勢之猛,情況之復雜,都是罕見的。這主要是與企業改制出台方案涉及職工切身利益的問題有直接關系。特別是在改革方案出台之前的一段時間,群體性矛盾往往比較激烈。隨著經濟全球化時代的到來,我國勞動關系矛盾還會增加,一些矛盾將更為尖銳。

  二是敏感性。集體勞動爭議的內容涉及面比較廣,從總的看,主要是因企業在轉制中職工的分流安置、勞動合同、協保政策、經濟性補償等問題引起。還有的是部分企業欠薪和最低工資標准不能兌現。特別是企業破產、重組、兼並等,因其涉及各方利益,部分職工合法權益得不到有效保障,職工分流安置困難較多,破產後資產變現慢,職工收入減少,造成生活困難,極易引發集體勞動爭議。

  三是波及性。一些群體性爭議和上訪事件往往會影響到其他單位,引起互有關聯的連鎖反應。特別是對破產企業職工的經濟性補償問題,或其他相關問題,職工往往會互相比照,一些待遇要求也越來越高。

  四是持續性。不少集公所健保體爭議來勢猛,尾巴長,多有反復,有些問題由於歷史的、現實的、經濟的、政策的原因,很長時間得不到妥善解決,多次集訪。不少上訪職工還存在著“不鬧不解決,小鬧小解決,大鬧大解決”的心理狀態。

  五是對立性。從目前情況來看,在上訪中,職工與干部的對立性明顯增強,一些職工面對前來協調的黨政工干部,情緒激烈,個別職工行為失控。職工中有些問題長期得不到解決,心中怨氣甚多,正好發泄。有的則在重大節日和有政治性活動時上訪,帶有明顯的政治色彩。如對立情緒得不到化解,很可能演變成對抗性矛盾。

  總的來看,集體勞動爭議是新時期人民內部矛盾的一種特殊表現形式。

  2、勞動關系矛盾衝突的基本成因。主要從兩個方面來看。一是體制的原因。由於社會主義市場經濟體制的發展,引起了勞動關系的深刻變化。公有制實現形式的多樣化、投資主體的多元化、用工制度的市場化,使勞動關系出現了復雜化。我們的市場經濟體制發育還不完善,法律還不健全,勞動關系市場化使職工合法權益受侵犯的空間增大了,勞動關系契約化使職工合法權益受侵犯的矛盾因素增多了,勞動關系復雜化使職工合法權益受侵犯的客觀條件增加了。我們看到,企業改革、行業調整的各項改革措施相繼出台,在相當廣泛的方面,觸及到社會各方利益的深層結構和深層矛盾,其影響或多或少、或深或淺、或遲或早地會涉及各個單位和個人,從而出現一系列的矛盾。在這期間,形成了困難群體和弱勢群體。他們普遍遇到了四大壓力。一是社會壓力。職業工會經濟多元化,打破了我國職工集中於國有企業的“超穩定”局面,使我國職工的經濟地位出現了多元化格局。結構調整的急劇變化,使某些行業的職工面臨或處於下崗和失業的危險。社會壓力使他們的精神負擔很重;二是就業壓力。體制的變化、結構的調整,打破了原有的產業“平衡”格局,其有利的一面是促進了勞動力素質的提高和競爭,但其所帶來的就業壓力也使得相當一部分群體處於失業壓力之下;三是心理壓力。市場經濟條件下帶來的事實上存在的收入差距、貧富差距,以及由此而產生的價值取向,使得他們產生了心態失衡;四是家庭壓力。困難職工群體往往負有很大的家庭責任,失業首先意味著就業收入的喪失和工作經歷的中斷,也意味著與生產資料的分離,他們的利益最缺乏保障,也最易受侵犯,他們失去了安身立命的立足之地,也失去了養家糊口的衣食之源。這是物質社會中利益格局調整的必然趨勢。
posted by 消防公司 at 11:29| Comment(0) | 休閒生活 | 更新情報をチェックする
この記事へのコメント
コメントを書く
コチラをクリックしてください